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游戏 >

如何从打扑克理解周易精神?

2020-07-08 16:53 浏览:














死生有命 富贵在天——从打扑克说起

《我们的经典》,这是最后一本。距离上一本,已经一年多。
  二○一○年,我一直在编老师的书:《张政烺论易丛稿》。我必须把这本书编出来,才能写自己的书。
  二○○五年,老师去世后,师母把一个大纸盒交给我,里面放着老师当年在北京沙滩红楼整理马王堆帛书《周易》经传的遗稿,命我整理。
  二○○五年下半年和二○○六年上半年,我带我的学生整理这部遗稿,花了整整两学期。我把整理当一门课上,边读老师的手稿,边和学生讨论。我在北大讲《周易》,这是第一次,说是给学生上课,其实是给自己上课。
  读老师的书,好像老师就在身边。
  二○○八年四月,中华书局出版了大开本的《马王堆帛书〈周易〉经传》。此书是按张先生的手稿影印,排印本是放在《张政烺论易丛稿》中。后面这本书,早就交稿,中华书局腾出手,派石玉同志编,主要是二○一○年的事。稿虽粗具,但统稿、校稿、配图,很多事,旁人难以代劳,我只能自己干。
  二○一○年,师母住进医院,医生说,病很重,恐怕出不来了。我一直在赶这书,希望她能最后看上一眼。
  十一月十日,中华书局把封面的样图寄给我,我去医院,手捧笔记本电脑给她看,她虽口不能言,但睁着眼。
  十二月十五日,书一出来,我赶紧打辆车,直奔医院,可是等我到了,已经来不及。眼前的她,双目紧闭,处于昏迷之中。我们之间,隔着无声的黑暗。
  十二月二十二日,师母走了。
  二○一一年四月一日,师母与老师合葬,我把书带到墓地。我只能用这本书祭奠两位老人。书前有篇读后感,是我对老师的怀念。
  老师经常用打牌讲占卜。
  例如,他说过这样的话:
  卜筮是人类在无力掌握客观规律的情况下,希望借助于某种符号的变化窥测神明的意向。至于怎样取得和怎样辨认这些符号,卜筮人所用各种方法却都是人为的规定,没有客观规律和逻辑的必然性。就如同许多游戏一样,都是以意为之,我们看各地发掘出许多六博的工具,但是无法恢复其游戏。以象棋或扑克牌来说,不经传授,谁也无法推测出其原有的规则。 

  在这篇小序中,受老师启发,我想跟大家聊聊扑克牌,并从这个话题,讲讲占卜的原理和心理,或许有助于对《周易》的理解。
  《周易》像一副扑克牌。它有六十四卦,好像六十四张牌。
  现在的扑克分四种花色:黑桃、方块、梅花、红桃,每种十三张牌,从A到十,是一至十;另外三张,J代表十一,Q代表十二,K代表十三。四种加起来是五十二张,外加大小王,共五十四张。
  这五十四张牌,真是变幻无穷,想有多少种玩法,就有多少种玩法。它不光用于游戏,还可配星座、历法,用于占卜、赌博、变戏法。
  扑克用于占卜,全靠它的象征意义。每张牌都是一种符码:大小王代表日月,四种花色代表春、夏、秋、冬(各十三个星期),五十二张牌代表一年五十二个星期,点数相加,得三百六十五(四种花色,各九十一点,大小王各算半点),合一年的天数。
  扑克,源自十三至十四世纪的塔罗牌(tarot)。有人说,更早的来源是中国的叶子戏。
  塔罗牌,分大阿卡纳牌(Major Arcana)和小阿卡纳牌(Minor Arcana)。大阿卡纳牌为二十二张,用以算大运。小阿卡纳牌为五十六张,用以算小运。
  小阿卡纳牌分四种花色:杖(Wands)、杯(Cups)、剑(Swords)、星(Pentacles),每种十四张牌,分为两组:一组从一到十,为数字牌;一组包括王(King)、后(Queen)、骑士(Knight)、侍从(Page),为宫廷牌。这种牌就是扑克牌的前身。两者很像,区别只在没有大小王,多出侍从。
  塔罗牌,也是个无所不包的符号体系,同样可配星座、历法、数字、方色,代指天下万物。
  《周易》用于占卜,和扑克很像,特别是汉代的象数易,更像。我们完全可以仿照扑克牌,把《周易》做成一副六十四张的扑克牌。
  棋牌可用于游戏,也可用于赌博。占卜与赌博同源。赌博是人类最古老的游戏。赌博是用来赌运气,现代和古代无异。赌球、赌马,玩股票、玩彩票,甚至选战,道理一模一样。
  现在的世界是个大赌场。
  好赌是中国的三大恶习之一,虽然称不上国粹。
  人类最大的游戏是什么?是商业和战争。
  孔子说,“赐不受命,而货殖焉,亿(臆)则屡中”(《论语·先进》)。
  克劳塞维茨说,“战争在人类各种活动中最近似赌博”。
  兵不厌诈,商,更不厌诈。“利益趋进最大化”,大诈带动小诈。
  今语,钱的别名叫王八蛋(“钱是王八蛋,花了咱再赚”)。《国富论》、《资本论》是现代的《货殖列传》,它们都是研究王八蛋。
  “钱不能全让王八蛋赚了。”大家都骂王八蛋,大家都想当王八蛋。要当,就当大王八蛋。
  占卜的原理是什么?是投机。投者,下注也。机者,概率也。下注,冥冥之中,若有神助,最能体现随机性。
  “投资”,广东话的发音,让北方佬听上去,就跟“投机”差不多。很多投资家,其实是投机家。孔子有“七十述志”(《论语·为政》)。想不到,骗子也要立志。前一阵儿,电视报道,有一伙年轻人,锒铛入狱,全是金融诈骗犯。他们说,三十要当企业家,四十要当投资家,五十要当教育家,六十要当思想家,七十要当老人家。他们说的“投资家”就是“投机家”。
  街头摆副扑克,请路人下注。这种骗钱的主儿有人抓。大家想不到,世界金融业的龙头老大,华尔街的金融大鳄,他们居然也是骗子,而且是最大的骗子。
  美国先进,先进到只剩耍钱和玩弹(核弹、导弹,各种聪明弹)。
  金融风暴和战争风暴,轮番教育着我们:我们的世界还非常古老。
  占卜,最简单的占卜,是胜律、负律各一半,让你猜猜看。如足球开赛前,裁判拿一枚硬币,朝上一抛,这就是“投”,落在地上,一正一反,这就是“机”(概率,也叫几率,正负各百分之五十)。你别看它简单,再复杂的占卜也打这儿来。
  一正一反,是占卜的辩证法。《周易》的阴阳就是这种辩证法。它的八卦是由阴阳二爻组成。阴阳是一切变化的基础。
  阴阳是欢喜冤家。“六十四卦,二二相耦,非覆即变”(孔颖达语),分三十二组,好像我们的上下牙(理论上是十六对牙齿),捉对厮打。这是静态的阴阳。
  齿轮不一样,它也有牙,齿牙咬齿牙,它会转起来。高级的占卜,一定要转起来。阴阳加五行,五行相生,五行相克,如循环之无端,就是为了让它转起来。
  高级占卜,怎么个高法?无非是增加变数,增加程序的复杂性。
  比抛硬币复杂一点,是掷骰子(骰音tóu)。骰子,古书亦作投子,今多称为色子(色音shǎi)。它有六个面或更多面(秦始皇陵园出土的骰子有十四个面),每个面上各有点数。面越多越接近球形,可转,可停。增加面,增加点,是为了增加变数。全世界的骰子,样子都差不多。
  比掷骰子再复杂一点,是抽签。求签,一把签,分好签、坏签,从上上到下下,还可细分为很多类,每个签各有签诗,吉凶祸福,比例不定,让你随便挑,这是在概率分配上做文章。
  更高级,还有式盘,模仿天地运行、历法推步,既有转,也有算。
  电脑算命,运算更复杂,但基本原理不变,都是模仿随机性。
  美国,唐人街的中国餐馆,吃完饭,照例会送幸运果(fortune cookie),一种烘烤成型的脆皮小饺子。打开幸运果,里面有张小纸条,纸条上的话,多半是好话(或不好不坏怎么解释全都灵的话)。好话才能吸引顾客。
  赌场不一样,胜率太高没钱赚,胜率太低没人来,要拿捏分寸。
  彩票,胜律很低,低到好像天上掉石头,正好砸头上,别提多巧,但它奖金高,机会面前人人平等,吸引力太大。大家会自动掏腰包,给一人买乐,不乐则已,乐就乐透。
  《周易》,“四营而成易,十有八变而成卦”(《系辞上》),八卦相重,可得六十四卦、三百八十四爻、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策,这也是增加变数,增加程序的复杂性。
  《周易》的卦爻辞,好像签诗。
  概率,有输有赢,有胜有败。胜败乃兵家常事。商家也一样,赔了赚,赚了赔,没有一定,有哭的,也有乐的。
  体育比赛,强队狂胜弱旅,没劲。两强相遇,你死我活,才有看头。当然,最大惊喜还是杀出匹黑马,爆出个冷门,弱旅居然打败强队。
  赌博,没有悬念,不叫赌博。赢了想赌,输了更想赌,这才叫赌博。
  占卜,有灵有不灵,道理一模一样。
  科学讲究重复律,赌博不讲,占卜也不讲。
  古代占卜,五花八门,经常打架。卜有三兆,筮有三易,不但三兆会互相打架,三筮会互相打架,卜与筮,卜、筮与其他占卜,也一样会打架。
  读《左传》,你会发现,占卜都是不厌其烦,此术不灵换他术,此人不灵换他人,再不行,还可巧辞曲说化解之。
  汉武帝聚会占家,问娶妇何日为吉,七家全不同,怎么办?最后,还是皇帝说了算,“制曰:避诸死忌,以五行为主。”(《史记·日者列传》)
  后世占卜,以五行为大宗。
  五行是选择术的别名。
  《易》曰:“匪我求童蒙,童蒙求我。初筮告,再三渎,渎则不告。”(《蒙》卦卦辞)
  占卜,是为了求取神谕。你给老天打电话,回答可能有好有坏。有人对老天的回答不满意,死乞白赖,不停拨号,老天也烦,干脆挂了。
  我们的知识是由“知之”和“不知”共同构成。“不知”远比“知之”多。只要有“不知”,就有猜,就有蒙,我们并未告别占卜。
  拉姆斯菲尔德有个著名的绕口令。他说,有些事,我们知道我们知道;有些事,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;还有些事,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(节其大义,并非原文)。最近他出了本回忆录,干脆叫《已知和未知》(Known and Unknown)。
  我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,为了杀一个萨达姆,他害死了多少伊拉克人。
  中国也有这种绕口令。
  《论语·为政》:
  子曰:“……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
  《庄子·齐物论》:
  啮缺问乎王倪曰:“子知物之所同是乎?”曰:“吾恶乎知之?”“子知子之所不知邪?”曰:“吾恶乎知之!”“然则物无知邪?”曰:“吾恶乎知之!虽然,尝试言之。庸讵知吾所谓知之非不知邪?庸讵知吾所谓不知之非知邪?……”
  孔子把我们的知识分为“知之”和“不知”两大类,关注点是“知之”。王倪不同。他的口头禅是“那我怎么知道”。他说,你怎么知道我说的“知之”就不是“不知”,你怎么知道我说的“不知”就不是“知之”。
  可见“知之”和“不知”是一对大矛盾。
  “不知”的事怎么“知之”,古人的回答是占卜。
  占卜是对不可预测的事进行预测,与其叫做预测学,不如叫做猜测学。比如拿个碗,把东西扣下边,让你猜猜看,古人叫“射覆”。这也是最简单的占卜。其实,所有占卜都带有这种性质。
  占卜是为了拿主意。
  凡是情急无奈,无法作判断也要作判断,无法下决心也要下决心,就会想到占卜。
  《左传》桓公十一年:
  楚屈瑕将盟贰、轸。郧人军于蒲骚,将与随、绞、州、蓼伐楚师。莫敖患之。斗廉曰:“郧人军其郊,必不诫,且日虞四邑之至也。君次于郊郢,以御四邑。我以锐师宵加于郧,郧有虞心而恃其城,莫有斗志。若败郧师,四邑必离。”莫敖曰:“盍请济师于王?”对曰:“师克在和,不在众。商、周之不敌,君之所闻也。成军以出,又何济焉?”莫敖曰:“卜之?”对曰:“卜以决疑,不疑何卜?”遂败郧师于蒲骚,卒盟而还。
  古人说,“卜以决疑,不疑何卜”,凡是明摆着的事,都用不着占卜,凡是需要占卜的事大多无法预料。北京话,叫没辙想辙。
  打仗的事,经常是急活。即使有周密的侦察、充分的预案,也还是有很多料不到。事到临头,再聪明的人,也只能把已知、未知搁一块儿,拍拍脑瓜,估摸估摸。估摸不出来,就只好赌一把。
  我们必须明白,即使在科学昌明的现代,“不知”也到处包围着我们,远远超出我们的认知能力。“知之”在我们的知识中只是非常可怜的一部分,到处是漏洞。“无妄之灾”,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,赛先生也拿它没辙。
  占卜往往是连续占,连续卜。占卜者倒查记录,往往会把两个前后无关的事串起来,把前面的事叫“因”,后面的事叫“果”,串联偶然成必然,创造貌似合理的因果链。由于他是倒着查,故谶言多出追述。
  历史学家都是“事后诸葛亮”。
  《洪范》有言:“三人占,则从二人之言。”三占从二,少数服从多数,这是民主政治的原则,也是占卜的原理。
  足球赛,你穿红球衣,多少次都赢了(注意:不一定回回都赢),那好,红色就是胜利的原因。你穿白球衣,多少次都输了(注意:不一定回回都输),那好,白色就是失败的原因。
  例外不必管,不管,才能创造灵验。
  史、卜同源,即使现在的历史学家,也没摆脱这种习惯。
  插队,村里人在水库炸鱼,等我下去捞(他们不会游泳)。每次我去,都炸不上来,一走,就有大鱼漂上来。
  真是活见鬼。
  人,期望值越高,失望值就越高;期望值越低,失望值就越低。俗话说,“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《易》有《无妄》,就是讲这个心理学规律。
  赌博,概率的实际分布是一回事,概率的心理分布是又一回事。(假定胜率、负率各50%,你非赌60%赢,就有10%可能是意外的沮丧。反之,你只赌40%赢,就有10%可能是意外的惊喜。)心理的变数,在一切对抗性的活动中都不容忽视,因为它会直接影响“临场发挥”。比如运动员,越想进球越不进,情绪就会失控。结果是,形势逆转,本该得到的也失去了。
  可见境随心变也不是不可能。
  《系辞》说得好:
  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,《易》之序也;所乐而玩者,爻之辞也。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,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,是以自天祐之,吉无不利。
  《易》是一种精神游戏。它有两种玩法,一种是玩辞,一种是玩占。
  你选哪一种?
  孔子怎么看占卜,耐人寻味:
  子曰:“南人有言曰:‘人而无恒,不可以作巫医。’善夫!”,“不恒其德,或承之羞。”子曰:“不占而已矣。”(《论语·子路》)
  子赣曰:“夫子亦信其筮乎?”子曰:“吾百占而才当。唯(虽)周粱(梁)山之占也,亦必从其多者而已矣。”子曰:“《易》,我后其祝卜矣,我观其德义耳也。幽赞而达乎数,明数而达乎德,又(有)仁〔义〕者而德行之耳。赞而不达于数,则其为之巫。数而不达于德,则其为之史。史、巫之筮,乡(向)之来也,始之而非也。后世之士,疑丘者,或以《易》乎?吾求其德而已。吾与史、巫同涂(途)而殊归者也。君子德行焉求福,故祭祀而寡也。仁义焉求吉,故卜筮而希(稀)也。祝巫卜筮其后乎。”(马王堆帛书《要》)
  孔子说,他与史、巫同途殊归。他好《易》,是好其中的德,不是其中的占。如果不修其德,把希望全都押在占上,则还不如不占。
  他说得多好!
  荀子怎么看占卜,也留下两段话:
  雩而雨,何也?曰:无何也,犹不雩而雨也。日月食而救之,天旱而雩,卜筮然后决大事,非以为得求也,以文之也。故君子以为文,小人以为神。以为文则吉,以为神则凶也。(《荀子·天论》)
  善为诗者不说,善为易者不占,善为礼者不相,其心同也。(《荀子·大略》)
  荀子说,祈雨就下雨和不祈雨也下雨,并无不同。天旱祈雨,不过是例行的仪式。“卜筮然后决大事”,只是个仪式。“君子以为文”,“文”是仪式。占一占,卜一卜,只不过表表愿望,试试运气,并非一门心思,非求个好兆头不可。“小人以为神”,“神”是灵验,他对老天的期望是有求必应,你不应,他就使劲求。
  君子,灵不灵,无所谓,可能反而灵。小人,非灵不可,可能反而不灵。这是君子和小人的不同。所以荀子说“善为易者不占”。
  他说得多好!
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不仅离我们太远的东西,我们左右不了,就是眼跟前的事,又怎么样?生活,小不顺心、大不如意的事,何止万千。痛不欲生,但求速死,大可不必。
  不服输,不认命,可以,但改运,那是谈何容易!如果一切努力都归失败,你将如何面对?
  项羽兵败,顾谓诸将曰“天亡我,非战之罪”,选择自杀。
  王莽,死到临头还嘴硬,“天生德于予,汉兵其如予何”(这话是模仿孔子)。
  谭嗣同慷慨赴死,留下绝命辞,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,死得其所,快哉快哉”。
  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们都想到了“天”。
  孔子有个学生叫司马牛,宋国人。他有四个兄弟在宋国作乱,为首者不是别人,正是孔子过宋,企图杀害孔子的司马桓魋。
  这事让司马牛羞愧难当。他宁肯漂泊在外,也绝不认这四个兄弟。
  “人皆有兄弟,我独亡”,痛苦之极,他叹气说——就像一个盲人说,人都有眼睛,为什么我却没有。
  子夏安慰他:
  商闻之矣: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。君子敬而勿失,与人恭而有礼,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。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。(《论语·颜渊》)
  他说,人能活多长,各有各的命;会不会大富大贵,你自己没法定。(王充《论衡》对“命”的讨论最多,可参看。)君子所应做的并不是怨天尤人,而是敬天礼人。只要敬畏天命,与人有礼,四海之内皆兄弟也。
  “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”,据说是闻之夫子(起码汉人是这么说)。夫子传《易》,至今已二千五百多年(他活着就传《易》)。世皆迷其占,我独爱其辞。
  俗话说,尽人事,听天命,如此而已。人只能管人事,管不了天命。听者不过是姑妄听之,听之任之,爱怎么着怎么着,随它去吧。
  踢足球,输赢的关键是什么?技术还是运气,好像不好说。运气当然重要,但你左右不了。我敢说,练球比占卜更重要。穿什么球衣,问什么章鱼,只不过是个大众娱乐而已。
  古人说:“圣人不烦卜筮。”(《左传》哀公十八年“君子曰”引《志》)
  圣人是什么人?是古代的聪明人。
  你愿意做聪明人吗?
  (《死生有命 富贵在天——〈周易〉的自然哲学》,李零著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即出) 

作者:李零栏

来源:《读书》

特别声明

本文为自媒体、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,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@baidu.com。